第 18 章(1 / 2)

在林檀面前,林厌行嘴里没有一句真话。

果酒是福寿堂酿的,他还加了点让人听话的药引子进去,即便是修士也尝不出什么异常,更别说身体不太好的林檀,不过三杯就醉得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
披着羊皮装可怜的野兽将从前收敛起来的利爪探出,按在了小娘子柔软的脸颊上。

林厌行的两指捏起她的脸颊肉,她脸上泛着红,那股热意沿着冰冷的指尖往上爬的感觉他并不习惯。

但到底还是没甩开。

林厌行盯着她的脸庞眨也不眨,不放过她脸上的表情反应:“林檀,你靠近我的目的是什么?”

林檀不知道怎么回答,那双本就雾蒙蒙的眼眸此刻像是含着一池水湿润润的,她被问题给难住,不由得蹙起眉头显得愈发无辜。

“是同情?”林厌行的声音冷了下来,他厌恶那些看好戏的眼神,但更厌恶的是来自被捧着长大的林家子弟一时兴起施舍的哀悯,那样的目光……他迫切地想将承载着这般情感的双眼亲手挖出来。

听着他们痛苦的哀嚎,那将是世上最动人的乐曲。

此刻,匍匐在叶片上的毒蛇对着毫不知情的猎物张开了嘴,细长锐利的尖牙堪堪落在猎物的大动脉处。

若是她的回答不对,下一秒等待她的将是钻心刺骨的无边地狱。

危机袭来的冷意让她打了个寒颤,林檀缩着脖子,眨着长睫反应了好一会儿缓缓摇头。

“那是什么?”少年将她身下的椅子调转了头,刺耳的声响让林檀从果酒上移开,晃动的光影下少年脸上的神情更难捉摸。

林檀半晌才理解了他的话,因药的作用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林檀没有遮掩自己的想法慢吞吞地说出:“报恩。”

“什么恩?”林厌行明知故问,他松开制住林檀脸颊的手,俯下身双手撑在林檀高椅的两侧,似乎想听她亲口说出来。

小娘子似乎并不想提起这件事,她垂下脸庞双手搅成一团,长睫扑闪着就是不看他。

既然不愿意回答,那就撕开两人之间隔着的窗户纸,林厌行碰了碰唇,轻薄的纸张一捅就破。

“六妹妹觉得……我的血味道如何?”林厌行一字一句地说出这句话。

这是林檀最不愿意想起的事情,但在林厌行看来,面前这位被娇养着的六妹妹反应比想象中有趣。

林檀头都要成拨浪鼓,似是回想起了药的味道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说话。

当着他的面说不好喝那太不礼貌了。

那看来是知道了真相,林厌行昨日已猜出这个结论,他脸上的神情并无变化。

“这点小恩小惠不足以让我消气,六妹妹。”他掸了掸身上新衣裳不存在的灰尘,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恐吓的话,“上一个得罪我的人被我踩烂了脑袋,你猜——”

林檀害怕地像个鹌鹑抱住了自己的脑袋。

她害怕的模样逗笑了林厌行,轻笑的声音让林檀偷偷露出眼睛瞧他,见他没有生气的意思慢慢放下手来。她眨了眨眼思考了一阵,打量着林厌行的表情小声开口:“四哥哥我不惹你生气。”

林厌行望着她没回话。

林檀胆子放大拉住了他的衣袖,就像是在林云顾撒娇一样:“檀儿很乖。”

林厌行施舍地将手放在了她的发顶上,这种感觉和养了只宠物没什么区别,只可惜她讨好的对象不止她一个。

他毫不留情地收回了手。

说到底,她清醒时面对的只是他所展现出来的假面,若是瞧见的是他的真面目,他的六妹妹应该会落荒而逃。

院外的月光洒入打开的内室,屋内的烛光将交叠在一起的身影拉长,最后陷入漫漫黑夜。

林檀捂着脑袋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第二日了,绿蓉早早准备好了朝食,见她睁开了眼端了杯温水过去让她润喉。

“小姐你可算醒了。”

林檀对昨晚发生的事情毫无记忆,她只记得林厌行同她温声细语地说话,一高兴她又喝了两杯果酒,但后面的事情她完全不记得了。

林檀坐了起来一脸茫然:“我怎么记不得怎么回来的?”

绿蓉前日夜里才嘱咐她少喝些酒,昨夜又是喝醉了回来,嘴里念念叨叨起来:“小姐你昨夜在四公子那喝醉酒睡着了,四公子亲自抱着你回来的。”

平日里瞧着四公子不甚健壮,倒没想到抱着小姐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也不累,连大气也不喘。

许是小姐轻呢,绿蓉心想,倒是没将细节讲给林檀听。

“四公子平日里不和人往来,但心里肯定记着小姐的好。”绿蓉想起昨夜四公子满怀歉意叮嘱她照顾好小姐,难得替林厌行说了两句好话。

林檀的记忆到自己喝醉酒后戛然而止,听了绿蓉的话心底却多了一道声音否认了她的话,但要林檀给出理由却一个也给不出,像是平白冒出来的反驳。

最新小说: 汀花野竹 并肩同行 一场秋风离别意 银杏叶落—花殇 以安 《城堡历险记》 催婚就是催命符 那一抹伤是天边的星 我乱来一向可以[综漫] [排球少年]我在稻荷崎当西提gir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