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( Ctrl+D )
读零零都市言情杳杳归霁
杳杳归霁
杳杳归霁

杳杳归霁

作者:茶暖不思
  • 分类:都市言情
  • 字数:73 万
  • 状态:连载
  • 更新:2023-02-27

【正文完结/番外隔日更——2.6不更/微博@茶暖不思】

[预收《一眼着迷》《非你不可》文案最下方]

【本文↓】

【爱情骗子苏漂亮x港区情种贺老板】

苏稚杳是众星捧月的人间娇气花,清高,貌美,从头发丝精致到脚后跟。

贺氏掌权人贺司屿冷峻迷人,混不吝到目空一切,所有人见了他都得躲。

两位祖宗井水不犯河水。

直到某天,苏稚杳因得罪贺司屿被架走,下场惨烈。

苏父琢磨,吃点苦头长记性,甚好。

后妈假惺惺唱白脸,继姐更是幸灾乐祸……

殊不知当晚,贺家别墅。

男人咬着烟,慵懒倚在沙发,衬衫被埋在身前的女孩子哭湿了大片。

“他们果然都是虚情假意,一天了都没来救我,呜呜呜……假的都是假的……”

贺司屿一改往日冷情,拥过她肩:“别急宝贝,再等等。”

他温柔低沉的声音一出,苏稚杳突然静音,坐起来,吃掉最后一口甜点,斯斯文文,委委屈屈。

然后递出空盘子。

“贺司屿,这个泡芙真好吃,我还要。”

完了还泪朦朦地,又开始哽咽:“再配一杯巴拿马,麻烦你了……”

后来苏家人得知背后这个令人暖心的真相,悔不当初。

一众小弟同样震惊:老大和苏妹妹是什么时候的事?

苏稚杳:别误会,我们只是好朋友。

贺司屿:……

贺司屿:就nm难追:)

事实上,苏稚杳才是虚情假意的那一个。

起初,她只是想借这位无所不能的贺大佬之手,摆脱苏家人吸血般的掌控。

后来,大佬好像对她动情了。

再后来,她的小秘密被发现了TAT

某场晚宴,苏稚杳准备逃之夭夭,结果在更衣间礼服换到一半,就被守株待兔的男人摁到门上。

助理敲门:“杳杳,你在里面吗?”

贺司屿:“告诉她。”

“在……”苏稚杳欲哭无泪,不得不老实:“一、一会儿就好。”

贺司屿却沉沉在她耳边:“一会儿好不了。”

#钓系美人翻车实录#

#情种是如何养成的#

【排雷】

①具体看第一章作话。

②双c、甜文但非纯甜。

③本文设定的所有背景都与现实无关,包括但不限于地点人物年份等,不与现实挂钩,任何代入现实的评论自重。

④本文不是任何二次或三次的代餐,无任何原型,请勿代入以及空口鉴。

⑤仔细阅读看懂再发言、不接受任何虚假排雷,杠精和看盗文的请出去互不打扰谢谢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《一眼着迷》文案】

五岁那年,许织夏被遗弃在荒废的街巷。

少年校服外套甩肩,手揣着兜路过,她怯生生扯住他裤腿,泪眼婆娑望着他,鼻音稚嫩。

“哥哥,我能跟你回家吗……”

愣神片刻,少年嗤笑:“哪儿来的小骗子?”

那天起,纪淮周多了个粉雕玉琢的妹妹。

小姑娘温顺懂事,小尾巴似的走哪跟哪,叫起哥哥也是奶声奶气。

众人眼看着纪家那不着调的儿子开始每天接送小姑娘上学放学,给她拎书包,排队买棉花糖,犯错舍不得凶,还要抱着哄她不哭。

小弟们:老大迷途知返成妹控?

十三年过去,纪淮周已是蜚声业界的纪先生,而当初捡到的小姑娘也长大,成了舞蹈学院肤白貌美的校花。

人都是贪心的,总不满于现状。

就像许织夏怀揣着暗恋的禁忌和背德,不再甘心只是他的妹妹。

她的告白模棱两可,一段冗长安静后,纪淮周当听不懂,若无其事挑唇笑:“我们织夏长大了,都不爱叫哥哥了。”

会意到他拒绝的暗示,许织夏心灰意冷,远去国外做了三年交换生。

再重逢,纪淮周目睹她身边的追求者一个接一个,他烦躁地扯松领带,心底莫名郁着一口气。

不做人后的某天。

阳台水池满是泡沫,纪淮周叼着烟,亲手在洗一条沾了不知名污秽的白色舞裙。

女孩子坐在高高的洗衣台上,身上松垮着男人宽大的衬衫,纤细的双腿悬空轻晃。

“吃我的穿我的,还要跟别人谈恋爱,白疼你这么多年。”某人突然一句秋后算账。

许织夏面颊潮红未褪,低头咬住牛奶的吸管,嗫嚅:“快洗,明天要穿的……”

新书推荐

杳杳归霁最新章节

(提示:已启用缓存技术,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,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)

杳杳归霁全文阅读

倒序 ↑
章节目录

精品小说

读零零